客服微信:15479747
合利宝POS机-支付科技 赋能未来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支付服务商深圳一卡易正式摘牌退市,内部纠纷仍在持续

作者:合利宝POS机发布时间:2022-11-23分类:新闻中心浏览:20评论:0


导读:11月18日,笼罩在“夺章”阴霾下的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卡易”)发布公告,一卡易在2022年10月30日收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全国...

11月18日,笼罩在“夺章”阴霾下的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卡易”)发布公告,一卡易在2022年10月30日收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全国股转公司”)出具的《关于作出终止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挂牌决定的公告》(股转公告[2022]329号),全国股转公司决定终止一卡易股票挂牌,其证券简称也更名为“摘牌卡易”。

由于一卡易未在相应期限内向全国股转公司提出终止挂牌事项异议的复核申请,一卡易股票将自2022年11月15日起复牌,并于2022年11月29日终止挂牌。

虽然即将退市,但一卡易的“夺章”风波仍在继续,并牵扯出了新的故事。在过去的一年时间内,“夺章”带来的官司不断,乐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刷”)也因分润支付问题,被牵扯其中。

乐刷被牵连

自2019年4月3日,一卡易与乐刷签订《移动支付服务协议》,约定由乐刷为一卡易提供移动支付云服务平台及相关增值服务产品,一卡易通过与乐刷的合作为商户提供移动支付及相关增值服务,并约定每月一结算,乐刷向一卡易支付服务费。

但在“夺章”事件发生后不久,自2021年3月起一卡易便没有收到乐刷的分润款。“恒宝系”黄宏华作为一卡易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便不断向乐刷催款。

而后得知,乐刷已经和深圳钱客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客多”)在2021年3月16日签订了《权利义务转让协议》,将《移动支付服务协议》项下一卡易的权利义务全部转移给由皮强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钱客多,所以钱都给了钱客多。

但一卡易认为,这一转让协议无效,因为那时候章已经作废了。此前2021年2月26日起,于挺进非法侵占一卡易公章、合同章、财务章及营业执照。2021年3月2日,一卡易在《中国商报》上登报刊载《遗失声明》,对公司原印章、证照进行登报作废。2022年3月11日,于挺进、皮强、蒙重安共同签订《一致行动协议》。

简单来说,就是在一卡易“夺章”事件爆发后,实际由于挺进等人控制的钱客多,对“恒宝系”控制的母公司一卡易进行截胡,将市场拓展成果收于钱客多名下。

于是,在“夺章”纠纷之下,这业务的归属纷争也不断上演。

2022年11月15日,一卡易发布重大诉讼进展公告,“恒宝系”黄宏华代表的一卡易对钱客多、乐刷的相关人等进行的诉讼,有了初审判决结果。

包括钱客多与乐刷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效、返还2448万分润及利息、归还已拓展商户等诉求均被驳回,一卡易暂时输了官司。后续估计一卡易还将上诉,看终审如何判决。

2019年1月,一卡易旗下子公司钱客多推出刷脸支付设备Q21,加入刷脸支付大战。

在“夺章”纷争前,一卡易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一卡易营收6031万,较2019年的7552万,下降20.15%。截至报告期,“钱客多”子品牌刷脸支付设备出货达到2万余台,2020年度,移动支付日交易金额近9000万元,同比增长112%,日交易笔数突破76万笔,同比增长84%,支付分润收入达1314万元,同比增长90.18%。

如果这次纠纷的2448万分润,为钱客多自2021年3月到2022年2月底一年收益,这会是不错的成绩。

“夺章”始末

从2021年1月开始,由于年终奖发放的问题,一卡易与母公司恒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宝股份”)引发了一系列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

2021年3月11发布的一卡易公告显示,总经理于挺进发起了“夺章”大战,控制了一卡易及其子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合同章在内的印章及营业执照。

随后,董事长黄宏华在《中国商报》刊登,关于一卡易的证照、印章“遗失申明”。不久之后,一卡易旗下两个子公司账户发生资金变动,转移到由“恒宝系”黄宏华掌控的一卡易账户中。以于挺进为代表的公司“实权派”一方,则召开监事会罢免董事长黄宏华。与此同时,因年终奖一事,一卡易员工申请集体劳动仲裁。

2021年4月20日,一卡易召开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免去于挺进的董事职务,不久之后,2021年4月23日,第三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再免去于挺进的总经理职务。至此,于挺进或已出局一卡易。

2021年5月11日,公告显示,黄宏华启用新公章,董事皮强和蒙重安反对。

关于年终奖的劳动仲裁,彼时也有了结果。一卡易公告显示:

2021年3月12日,在案件尚未开庭审理的情况下,一卡易原管理层于挺进等人在未与董事长黄宏华事先沟通的情况下,私自利用所控制的两家子公司公章与部分员工签订调解协议,并支付了相关奖金,自演自导了子公司的员工劳动仲裁事宜。

2021年4月25日,49名员工的年终奖案开庭审理。

2021年6月1日,一卡易收到《深圳市龙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深华劳人仲(龙华)裁〔2021〕258号),裁决向49名员工支付2020年度年终奖共约57万元。该仲裁裁决为非终局裁决,尚未发生法律效力。

2021年6月3日,一卡易认可裁决结果,向49名员工支付2020年度年终奖共约57万元。但因此给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一卡易将保留追究原管理层于挺进等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2021年6月8日,于挺进持有的一卡易16%股权被司法冻结。此外,原一卡易高层管理人员张宏博、蒙重安、皮强的股权也一并被冻结。

在年终奖仲裁背后,还有恒宝股份的刷脸支付设备发展争议。

据彼时《华夏时报》报道,2020年,恒宝股份使用一卡易子公司钱客多刷脸技术和设备,开展银行卡检测中心人脸识别技术检测,并于11月通过认证,且没有和一卡易签署任何授权合同。针对此事,一卡易希望和恒宝股份合作签署协议,但一直未签署,基于对控股股东的信任,一卡易在未签署合同的情况下提供了技术和设备。

然而认证通过后,恒宝股份获取一卡易刷脸设备成本清单和供应商名单,然后越过一卡易直接向一卡易供应商采购,被一卡易发现提出抗议并制止。

此外,恒宝股份还约谈了一卡易研发人员,次月,半数约谈人员离职。

简单的说,恒宝股份想做刷脸支付,从子公司拿人、拿产品、拿技术,造成了一卡易创始管理团队的反抗。


标签:支付服务商一卡易


欢迎 发表评论: